2017年底,東京奧運(2020年)的參賽資格由國際衝浪協會Intenational Surfing Association(以下簡稱ISA)官方宣布出爐。在衝浪這個項目中,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以下簡稱國際奧委會)確定將從各國選出四十位浪人參加2020年的東京奧運,其中18位選手(男子十位、女子八位)會由世界衝浪聯盟World Surf League(以下簡稱WSL)的Championship Tour中挑選出來參賽。

剩下的二十二位選手則是由ISA在2019年以及2020年的世界賽事中挑選出二十位選手,外加地主國日本可以分配到一男一女選手的位置,四十個名額就這樣定下來!這兩個國際衝浪領頭組織,將帶著衝浪踏進奧運殿堂。

作為2020東京奧運衝浪項目的指導單位,ISA的賽事益發受到各界重視。這次於海南萬寧日月灣舉辦的2018世界長板衝浪錦標賽World Longboard Surfing Championship(以下簡稱WLSC)便是其中一場世界長板賽事。各個國家派出的長板選手齊聚萬寧,讓日月灣的海灘熱鬧起來!

不同於WSL的賽事,ISA所舉辦的賽事以國家為單位,選手們爭取的是榮耀。因此ISA的賽事更像一個大型的國際浪人Party,大家因為這場賽事而聚在這裡,分享自己國家的浪和生活。

衝浪選手們將自己國家的沙倒進主辦單位準備的缸中,象徵大家齊聚一堂共同參與這次的賽事 photo credit:ISA
衝浪選手們將自己國家的沙倒進主辦單位準備的缸中,象徵大家齊聚一堂共同參與這次的賽事 photo credit:ISA

這場比賽大家都很熱情,不像其他賽事大部分的選手都只專注在輸贏上-台灣選手潘海心

ISA WLSC-賽事開幕
開幕時各國國旗一同在舞台上飛揚

 

萬寧日月灣的浪季是每年的十一月到隔年四月,當浪向開始轉向東北浪時,日月灣就會開始出現好浪。只是這次從一月十九號到一月二十五號為期七天的賽事並沒有遇到足夠大的浪。在二十四號時還一度因為浪小而停賽一天。但這不能阻止選手們在浪上展現他們的衝浪技巧。尤其是板頭駕乘和屈膝轉向,在這樣的浪況下,這兩個動作是得分的利器。

ISA WLSC-海南島日月灣
這次的WLSC,日月灣的浪並不大,是相當適合長板的浪
ISA WLSC-台灣選手潘海心板頭駕乘
板頭駕乘是長板的經典動作-台灣選手潘海心板頭駕乘

 

在這次的WLSC中,男子冠軍由夏威夷的Kai Sallas順利拿下,美國的Tory Gilkerson則是順利摘下女子冠軍的后冠。而美國隊最後以2028的總積分獲得這次的隊伍冠軍!

ISA WLSC-夏威夷Kai Sallas奪冠
來自夏威夷的Kai Sallas最終奪得男子冠軍 photo credit:ISA
ISA WLSC-夏威夷選手Kai Sallas
Kai Sallas在決賽時展現動人的技巧,圖為Kai的雙腳板頭駕乘(Hangten) photo credit:ISA
ISA WLSC-美國選手Tory Gilkerson奪冠
美國隊的Tory Gilkerson雖然在前半段賽事時身體染恙,但最終依然順利拿到女子的冠軍 photo credit:ISA
ISA WLSC-美國選手Tory Gilkerson
Tory Gilkerson的單腳板頭駕乘(Hangfive) photo credit:ISA
ISA WLSC-美國隊獲隊伍冠軍
美國隊有在最後有三位選手進入決賽,拿下隊伍積分冠軍 photo credit:ISA

 

不到一分之差,台灣選手止步Repecharge(敗部賽事) Round 3

2018年的WLSC,台灣(中華台北)隊一共派出三位選手,分別是男子選手潘海心、袁承志以及女子選手潘美心。這三位選手在台灣的衝浪成績斐然,這次也將代表台灣參加這次ISA的長板賽事。

ISA WLSC-台灣隊選手
台灣隊的三位選手,由左開始為男子選手袁承志、潘海心以及女子選手潘美心

第一輪的賽事,潘海心以8.76分順利晉級Round 2,雖然在Round 2時敗入Repecharge(敗部賽事),但在敗部時卻已12.6的高分大敗德國和烏拉圭選手順利晉級Repecharge Round 3,亮眼的成績贏得各方關注。男子選手袁承志和女子選手潘美心也都在Repecharge Round 2時贏得Repecharge Round 3的門票,是目前台灣參加ISA比賽最為亮眼的成績。

潘海心在Repecharge時順利晉級
ISA WLSC-台灣選手袁承志R1
台灣男子選手袁承志
ISA WLSC-台灣選手潘海心R1
台灣男子選手潘海心
ISA WLSC-台灣選手潘美心R1
台灣女子選手潘美心

這次的WLSC賽事,大會採取雙淘汰制。賽事分成兩條線,一條是主賽事(Main Round),另外則是敗部賽事(Repecharge)。主賽事敗北後,會進入敗部賽事,而敗部賽事到最後則會和主賽事在決賽一較高下。

ISA 雙淘汰制說明
從上圖可以看出,主賽事(代號Q)和敗部賽事(代號R)是兩條平行線,在最後決賽時才會重新相遇

雖然是說敗部賽事,但和主賽事一樣,每晉級一個Round還是會慢慢地提升難度。這也說明台灣選手能夠打入Repecharge Round 3的確是相當出色的表現。

ISA WLSC-台灣選手潘美心上岸
潘美心雖然在第一輪時落入敗部賽事,但在敗部時連敗對手兩場,成功進入Repecharge Round 3

 

再接再厲,令人振奮的WLSC

WLSC匯聚了世界各國的長板衝浪選手,日月灣的浪況尤其適合長板。這是第一次台灣以國家隊的形式參加世界長板的賽事。其中袁承志選手在國際賽事的經驗也較為不足,因此相較潘美心和潘海心,他明顯感到比較緊張。

ISA WLSC-台灣選手袁承志落入敗部
袁承志在當輪賽事結束後和隨隊教練Jamo討論當時的情況

海心和美心他們是相當有經驗的選手,因此他們在這場賽事中很清楚自己要做甚麼-台灣隊領隊Alex

世界長板的評分標準近年來明顯的發生改變。也許是為了和短板區分,長板的評分標準逐漸偏重於復古長板風格。更能將長板優勢發揮出來的復古風格,擅長於運用全身的力量來操控板子,如果用大家耳熟能詳的一句話來說,長板的運力就是四兩撥千斤。這樣的風格更趨柔和,也是大部分人鍾情於長板的原因。這次參賽的三位台灣選手,在復古風格的表現上都非常出色。不論是走到板頭控制重心的板頭駕乘(Noseride)或是利用高跪姿來改變重心的屈膝轉向(Drop knee),都讓人相當驚艷!

ISA WLSC-反腳屈膝轉向
反腳屈膝轉向很適合這樣的小浪

這場賽事讓我知道,選手之間可以彼此團結,有團隊的感覺-台灣選手袁承志

這次各國的選手都表現出國家代表隊的默契,台灣隊亦是如此。在賽事的期間可以看到選手們互相加油鼓勵。而在賽後也會互相討論比賽的技巧和分享各自的經驗。透過這次的賽事,大家更有凝聚在一起的感覺。雖然這次的比賽並沒有得到名次,但對選手來說卻是難以忘懷的經驗,也讓大家看到希望。

ISA WLSC-選手們加油打氣

如果有機會,我一定還會想要再來參加ISA的比賽-台灣選手潘美心

拉近和世界的距離,台灣長板衝浪前途看好

台灣衝浪向來都是以長板為主流,儘管近幾年青少年的短板發展飛快,但距離國際賽事還是有短差距。相較之下,長板反而差距沒那麼大。也許是國際長板在賽事中並非主流,也許是因為台灣長板的實力的確較為雄厚,不論原因為何,在這次的WLSC賽事中,的確讓人看到台灣的長板是有機會在國際賽事上一展風光的。

2017年末,WSL世界長板總冠軍賽正是在台灣台東舉辦,不但讓台灣的長板選手在眼界及賽事經驗上有更上一層樓的表現,更讓台灣的長板浪點一躍成為國際長板衝浪的新焦點。這讓世界上更多的長板浪人開始關注台灣,相信在未來,台灣的長板衝浪將得到更大的進步空間!

 

相關閱讀

2017台灣國際衝浪公開賽:國內外選手精彩賽況全紀錄

【ISA WJSC特別報導】總決賽,最後一天的緊張刺激都在這裡!

【ISA WJSC特別報導】第三天賽事:台灣選手賽事告終,這次的經驗將是選手最重要的養分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