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到Gugu郭恆良這個名字,是剛踏入衝浪圈的那個時候。那個時候對衝浪一竅不通,更遑論台灣衝浪圈的情況。但卻有個相當容易記得的名字時常出現在和朋友的談話中。

Gugu,郭恆良是台灣衝浪的第一人。那個時候,根本沒有妄想自己可以和這樣一個高高在上的人見面。但訪問的當下,他卻笑嘻嘻地坐在對面,和我們分享他衝浪一路走來的艱辛。

訪問的當天,和Gugu約到時間見面時已經是晚上近九點了,他笑著向我們走過來,告訴我們他才剛帶完小孩。去年剛晉升人父的Gugu,也許是歲月的關係,也或許是因為他曾經經歷過的那些事,讓現在的他看起來,並不如傳說中的那樣衝動、凶狠。

第一次和Gugu接觸,意外的他其實相當容易親近

年紀輕輕拿下品牌贊助,一夜間聲名大噪

衝浪選手在台灣,是相當難有未來的一條路。台灣目前的環境,還不足以提供浪人們足夠的生存條件。在這樣的情況下,得到廠商的贊助便成為一件相當令人稱羨的事情。Gugu拿下國內知名衝浪品牌贊助時還不到十八歲,這讓他的衝浪相關器材,包括防寒衣、衝浪褲等等……皆能以更輕鬆的方式取得。當時他和衝浪品牌的CEO在水裡相遇,在看過他的衝浪技術後品牌CEO大為驚嘆,這位台灣第一位由企業贊助的選手郭恆良就此開始嶄露頭角。

Gugu的衝浪非常出色,無怪贊助商看上他

對於拿到品牌贊助,Gugu也坦言相當開心。在那個時候的衝浪環境下,Gugu的衝浪技術的確無人能出其右。拿下贊助理所當然。而這也代表將來他在衝浪的路上,可以有更多的資源運用。將可以將心力更專注地放在衝浪上。

Gugu在台灣各大賽事中獲獎無數

傳承下去的衝浪態度

我很高興,看到現在這些年輕的小朋友這麼認真衝浪。因為以前衝浪時,雖然受到很多人的拉拔。但當真的到了一定程度時,終究還是只能自己嘗試、摸索。當然,我永遠會感謝那些關心我、拉拔我,一路上在衝浪支持我的人!

Gugu在孩提時就開始衝浪,那個時候衝浪的年輕人並不多。大部分的時候,他都是跟著恆春的大人們一起衝浪。在訪問的過程中,大頭、阿郎、Take等人的名字時不時地會從Gugu的口中聽到,這些人在Gugu的心中,一定有很重要的地位。對他來說,這些人就如同他的再造父母一般。

這是一種傳承

對於這些人的幫助,Gugu除了感謝,他還提到,這就是他們所生活的圈子。上一代將他們所知道的教給Gugu這一代,而現在,則輪到Gugu將他所學到的東西,繼續帶給下一代的年輕浪人。對Gugu來說,這是回饋,也是傳承。回饋衝浪這個圈子所帶給他的一切,傳承衝浪圈的精神。

我現在能給的,我就會給他們。所以我還是會繼續學習各種事物,這樣我才能持續把東西教給他們。

Gugu所屬的衝浪協會T.O.R.S.A.,其標誌所傳達的意象便是衝浪文化的傳承  Photo Credit:T.O.R.S.A.

 

說到帶恆春的小朋友衝浪,Gugu有很多想法。他說他從來不怕這些年輕人衝浪追過他,這是必然的。他們需要超越的是他們自己。他希望可以讓年輕一代的衝浪選手們明白世界有多大:你在台灣衝到冠軍真的沒有甚麼了不起的,重要的是怎麼在每一次比賽突破自己。這樣才能帶著台灣的衝浪走向世界。也讓這些年輕選手知道,每次的衝浪練習都是不夠的!衝浪不只是衝給自己開心,想成為選手就要多聽多看多想,找到自己的不足然後改進。這樣才能突破自己

Gugu在恆春投身青少年浪人的衝浪教育,帶領當地的小朋友們衝浪 Photo Credit:T.O.R.S.A.

因此每次只要從國外比賽回台,Gugu都會把自己的經驗或是遭遇到的情況和這些年輕浪人說。希望他們可以吸收自己的經驗。在將來有機會到外地比賽時,更知道如何應對國外的情況。

 

一次海邊的爭執,成了讓他人生跌至谷底的絆腳石

在衝浪圈的聊天內容中,如果提及Gugu,內容可能是「台灣少數能做出Air的浪人」、「那場衝浪比賽的冠軍」,但真正讓人印象深刻的卻是那些負面的消息。

2011年一月,那時候因為搶浪的糾紛,Gugu在上岸後找了一群當地的朋友來教訓當時來台灣旅行的外國浪人。這樣的事情並不算常見,但想必有在衝浪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聽過這樣的衝突事件。只是當時由於Gugu的名氣再加上那位外國浪人的身分,讓這件衝突在發生沒多久後便登上台灣各大媒體版面。頓時,各界輿論在那天全都指向墾丁這個小地方。

這件事情影響我很深,那個時候我每天都在看那些對我的評論。完全失去衝浪的動力,我只在想,怎麼這些文字可以傷害我這麼深。

也許那個時候,他不知道,一時的血氣方剛,可以給他的人生帶來這麼大的變化。如果今天,事件的主角是個普通的浪人,那麼新聞媒體對這樣的事件也不會如此的趨之若鶩。但這個在當時有著名氣、有著光環的年輕浪人,忘記自己是衝浪界的楷模,進而犯下這樣的錯誤。

郭恆良在衝浪上的表現非常出色,卻因為法國浪人事件而讓他受到打擊

事情發生的三個月裡,「台灣衝浪選手毆打老外」「台灣衝浪冠軍海扁老外」等新聞標題遍布在網路社群的各個角落。對這樣的情況,郭恆良感到無能為力。只能把自己關在家門內,任由媒體批判。這件事甚至一度鬧上了法庭,被依傷害罪嫌起訴。當時他能做的,是在岸上看著人們衝浪,然後他只能用羨慕的眼神看著這些人。他讓自己與外界隔絕,把自己的內心關起來,為的就是不讓那些充斥在外的流言蜚語有傷害他的機會。

最後,這個事件在檢察官的建議下,由郭恆良寫了一封道歉信給當時那位法國浪人,並表示自己願意接受懲罰而落幕。當然這樣的落幕,對郭恆良來說並非結束。

我現在才知道,那個時候我過的是多麼奢侈的生活

因為這件事情,Gugu幾乎失去了他在衝浪上所獲得的一切。包括他的名聲,以及當時的贊助。我們都知道,往往你爬得越高,當你跌下來時,跌的就越重。這件事情帶給Gugu的打擊,只怕就算透過這樣的言語,我們還是無法真正的體會。

 

一如他的衝浪風格,這些困難,他也不曾退縮

談到這些往事,眼前這位台灣衝浪的第一人並沒有絲毫的尷尬,反而坦然地向我們說著從前的故事。這些故事從Gugu的口中說出來是那樣的輕描淡寫,可是我們都知道在故事發生的那個時間,這些壓力對他來說一定沉重異常。

法國浪人事件一度將郭恆良的人生拉到低谷,但卻沒有將他打擊到一蹶不振。也許有人會說,這場事件帶給郭恆良一場人生的教訓。但我更喜歡這樣的形容:是這場事件,讓他認清自己,並且帶著自己走向人生更高的地方。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如今的他可以如此坦然的面對這件事。

如果沒有這件事情,我就不會成長到現在的我

在事情的發生之後,郭恆良痛定思痛。試著回顧自己,並且從中找到自己應該要改進的地方。也因為這樣,他更清楚的認識自己,將自己不足的地方改進。也找到了自己所能帶給這個社會的回饋。他也坦承當時的他因為衝浪坐擁許多資源,漸漸地覺得自己不可一世。訪問時,他說得很直接,他說他那時候患上了「大頭症」,因此忽略了他的身分應該是衝浪後輩的楷模。但這樣的打擊,卻讓他慢慢地走出自己的世界,重新思考,自己在衝浪圈裡應該有的樣子。開始投身教育青少年的浪人。

從他的言語中,可以確切的感受到,他走出來了!而且也克服了這樣的一個難關!如果說以前對郭恆良是因為他的技術上而崇拜,那今天我會說我是因為他的蛻變及成長而敬佩!

我也清楚,在那個氣氛、那個年紀,我會這樣做。所以我很高興有這段經歷讓我可以警惕自己。

也許我不認識那個從前的郭恆良,但此時此刻,我看到那個坐在我面前的人,我知道,他是一個認真衝浪,對自己負責也懂得感恩,更是一個能夠扛的起家庭責任的好爸爸!

Gugu和他的女兒 Photo Credit:郭恆良

相關閱讀

衝浪新手問答:台灣第一人衝浪心法大公開

2017 ISA World Surfing Game世界衝浪賽(上),從太平洋到大西洋,台灣選手的衝浪長征。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