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水中衝浪攝影師屈指可數,而小賴賴韻仁正是其中之一。雖然他口口聲聲說不要叫他攝影師,一再強調他只是記錄下這些畫面,但他的作品件件都達到攝影師的水準。

訪談當天我們約在小賴開在彰化員林的披薩店,剛到的時候他正大汗淋漓的把龍眼木送進窯裡,為四點的開店做準備。店裡有了弟弟的幫忙,小賴至少不用一個人面對開店的許多瑣事。

這樣的生活正是小賴口中的現實。

小賴是職業拳擊出身,這從他厚實的身板就不難看出。後來的他因為接觸衝浪,更為了衝浪從員林移居恆春,而這一待就是六年。也成為他開始攝影的開端。

與其華麗的虛偽,倒不如平淡的真實

訪談間,小賴都操著流利的台語對答,而且只要談到自己,小賴總是用最直接簡單的語句來形容自己。他從來不對自己多加修飾,覺得自己該是怎樣就是怎樣,在現在這種過度包裝的時代裡,這樣的個性更顯難能可貴。

這可能就像他所說的,他不想像Instagram上的發文一樣,總是濫情且浮華。

直接而真性情,這對小賴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總是專注在自己喜歡、熱愛的事物上,而非用大家所喜好的角度來呈現。與其把自己包裝得美好,還不如身體力行起身去做,大概這就是小賴的處世哲學。

34906670_10216343253912163_1987125679589687296_o
photo credit: 小賴

小賴總說自己不是攝影師,他覺得自己還沒有到可以用攝影師稱呼自己的程度,更不想用攝影師這個名號來譁眾取寵。畢竟拍照的初衷只是為了紀錄恆春半島的衝浪。

雖然這樣說起來小賴好像是一個很清高的人,但其實在現實的相處中,他是一個親和力與在地味十足的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總是看起來很兇,但在談笑中的他卻是一個毫無距離的人。就像他笑著說出:「我拍照沒有風格,反正只要浪好、人厲害那我就拍!」時,你會覺得眼前這個光頭佬完全沒有任何的架子,有甚麼跟你說甚麼,這正是真實的小賴。

記得一輩子的浪

_DSC9855
photo credit: 小賴
_DSC7488
photo credit: 小賴
DSC01783-2
photo credit: 小賴
_DSC2784-2
photo credit: 小賴

西岸的颱風浪可以說是衝浪人們一輩子的追求。波浪能量撞進礁岸所拉起來的管浪完全可以稱之為壯闊。

浪壁才剛拉起來,下一個瞬間浪頭繼續往前奔騰然後衝進浪底,這個時候浪壁上的浪人如果想進入個夢幻之管,絕對需要豐厚的經驗來穩定衝浪板,讓衝浪板可以在管中穩定前進,然而比起經驗,膽識更為重要,將手放進浪壁減速的那個瞬間你必須克服身後海浪不斷炸下來的轟隆聲響,更要克服歪爆之後跟珊瑚礁親密接觸的恐懼。

LAI photo shooter-035

一旦進到浪管之中,你不能慌更不能怕,因為你的心神必須隨時關注海浪的狀況,才能知道接下來該如何駕馭浪板保持在適合的位置。

進管不難,只要有勇氣就行。但要把管浪衝得從容且漂亮完整那並不是誰都辦得到的。這正是颱風浪令人著迷的地方,而一切都被小賴用相機記錄了下來。

我只拍會讓我記得一輩子的浪

如果要說全台灣有誰那麼執著於颱風浪,那大概非小賴莫屬。颱風天的管浪在小賴的鏡頭下凝固成永恆的照片。小賴正是將這些在管浪中的姿態透過照片呈現在大家眼前。畢竟這樣的畫面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幸見到。

20989222_10213954024102911_5541848673640092697_o
photo credit: 小賴

相信有許多人在第一次下到大浪時,心裡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辦法讓自己逃離浪頭,越快越好。但作為一個專拍管浪的水中攝影師,小賴的任務是待在浪頭附近,這樣才能捕捉到最好的畫面。因此需要對海浪有精準的判斷,否則只會不斷的和浪頭錯過。

當然待在浪頭也並非我們所想的簡單,浪大的時候總是流強,而且白浪花的推力絕對超出你的想像,雖然沒有板子潛越更加容易一點,但遇到Shore Break一樣還是褲底一包。

小賴就分享一次在竹坑拍攝的經驗,當天和咕咕郭恆良一同下水挑戰兩人的大浪,結果才剛翻過一道白浪花,下一道又繼續往自己壓過來,才剛抱著相機往水裡潛去就發現水太淺,根本沒有足夠的深度避開這道白花,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緊礁石,但這樣所承受的力道實在太大,小賴一度差點鬆手。

那個時候的他不斷告訴自己,如果鬆手的話那就準備在身後的礁盤上跳恰恰了,因此緊緊抓著礁石才撐過這片白浪花。

大浪攝影的危險性其實不小,而且門檻極高。你必須對海流、海浪和海底的地形有通透的認識,還要膽識體力兼具才有辦法勝任這項工作。

對此,小賴其實還是最初那句最簡單的話:

我只是想要紀錄這一切

這句話一直都代表了小賴攝影的初衷,也一直扶持著他走在攝影這條路上。只可惜出於現實的考量,小賴最終不得不低頭。

離開恆春這個決定之於小賴應該是相當困難的一個抉擇,卻也是不得不做的選擇。在恆春,小賴做過不少工作,從照顧梅花鹿到帶日本衝浪客,能做的工作他都做過一遍,相信這許多生活在海邊的浪人們應該心有戚戚。原本也一度希望可以透過販售自己的作品來補貼生活的收入,但顯然不夠。

在員林的披薩店裡,小賴說:「如果攝影可以賺錢,我也不會在這邊賣披薩了!」

LAI photo shooter Z-002

一語道盡理想的無奈。員林離海邊的好浪和衝浪人們遠了,拍攝更加於困難了!小賴的生活也從拿著相機下水拍照轉變成店內的雜務,像是擦桌子、掃地、烤披薩等。但既然他還用著無奈的語氣道出這一切,那我們相信他心中對攝影的理想和熱血還沒有完全熄滅,相信在未來他還是會用他的相機持續拍出令每個人讚嘆的照片!

125845674_365004291470320_2277693160976641456_n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